廣告贊助

你是否曾經被某人威脅要殺了自己,卻不感一絲恐懼,反倒安心?

說我瘋了也罷,但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我相信他說他會殺了每個欺騙他的人。但不知怎地,我就是深信他不會傷害我。

"你不是個壞人" 我突然脫口而出這句話。暗自在腦海中賞自己一枚巴掌,我在說甚麼鬼話?

他起身,俊俏的臉上掠過一絲地笑,這話似乎令他措手不及,我也略感驚訝,原來他的臉並不只有那一號表情。

他的手滑過我的臉龐,忽然停在脖子上的項鍊。這原是個戒指,祖父幾年前過世時給我的傳家寶。但它與手指尺寸不符,因此我決定將它串上項鍊,掛在脖子上。

他死盯著這項鍊,有一剎那,我似乎看到他眼中閃現一道亮光,我眨眨眼想確定,但再度睜開眼睛,卻只看到那雙冷若冰霜的眼神。忽地,他放開項鍊並瞪著我,眼裡充滿著怒氣。

我猜我錯了。

"說話前最好給我三思,不經大腦脫口而出會讓妳後悔一輩子" 他怒氣沖沖的說。我應該要恐懼,但卻不然。在準備開口前,有個陌生男子的聲音插進來。

"嘿!為何這裡烏漆麻黑的?" 那男的說著,伴隨著開燈聲。周圍頓時亮起,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光明閃瞎了眼,不得不用手遮住雙眼,且緊閉眼皮讓它適應這亮光。

"老兄,你在做什麼?" 我聽到那位闖入者說 "那小妞在哪...哇嗚 大個兒 她在這幹嘛?" 他又問了個問題

終於,眼睛感到舒適些,我睜開眼看到一個金髮男子正指著自己

"麥森,閉嘴" 黑髮男子回答,那個叫麥森的人卻無視他,逕自向我走來。他跟我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時,他伸出手"小姐,很高興看到妳終於醒來了,我是麥森,請問貴姓?"

"泰莎,能認識您讓我深感榮幸"我答道,基於禮貌地伸出手,誰知他竟一把抓來,給了我一個溫柔的吻。我沒像電影演的那般臉紅害臊不已,甚至毫無尷尬及不舒服感,你問我為什麼? 大概是因為我早已習以為常了.

“我也是感到萬分榮幸”他說,對我眨了眨眼

現在我真的訝異不已.

所以...他是那種類型的男人?這位凱撒諾亞男子對待女生的方式跟我剛剛對話的黑髮男子截然不同.他粗魯無禮,絲毫不懂禮儀

"我怎麼會在這?”我冷不防問道,不受他的粗俗影響.

我意識到他正看著我,帥氣的臉展現他對我充滿興趣,是的.他有一個吸引人注目的臉龐,我保證,但不及那位黑髮男子.

"兄弟,我想我喜歡這小妞!”他告訴那黑髮男子,但他的目光仍停留在我身上.

"我無意冒犯...但...麻煩你別以看實驗室樣品的眼光盯著我瞧“

”真的,我百分百確定我愛上她了“ 他大喊,我翻了翻白眼

突然一陣黑髮男子的手機響起,他接起電話,往門外走去.

喔不!他要離開了,我還有好多問題沒問“等等...等等!”我喊著,試圖使他停步.他果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我

"麥森”他說,語氣彷彿在命令他嚴肅一點

"是的”麥森認真地答道

"你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黑髮男子語畢,便轉身離開房間.

麥森嘆了口氣,”別擔心小可愛,我很樂意回答你的所有問題“ 他微笑的說

”小可愛?“ 我不知所措地問道,我非常確定自己曾告訴過他我叫泰莎,不是親愛的,或小可愛

”一位如此惹人憐愛的女孩值得配上甜蜜的稱呼“他輕柔地回道

他是個花花公子,無庸置疑

"為什麼我會在這?"我問,完全忽略他剛說的那些話,不希望讓他誤認為我是那種會跟他調情的女生

"你感覺如何?"他回我,無視我的問題

"我很好"

"你暈倒在路中央,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他說,剎那間,記憶湧上來

"所以你是開著車的那男子?"我發問,口氣因回憶甦醒而轉為心虛,但我裝出漠不在乎樣。

"不,你說錯了" 他否認,這男的肯定看過我,"我坐在副駕駛座,開車的人是阿克賽爾" 他解釋

我的眼神充滿疑惑"阿克賽爾?你是指那永遠一號表情的黑髮男子?"

"沒錯,就是他" 

"喔好,我懂了" 我停頓幾秒,思索著若我沒遇到他們,我的下場將會是如此 "謝謝你" 我吞吞吐吐地道謝

麥森輕搖頭 "別謝我,我沒做什麼值得嘉獎的事" 他的應答令我輕挑了眉

"什麼意思" 我說

"這是阿克賽爾的主意,你應該感謝的人是他,在醫生檢查你的安危之前,他一直守在床邊" 他的口吻彷彿在述說一件事實

我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在開玩笑吧 ?"

"不 親愛的,我說的都是實話" 他頓了一下 "我也很懷疑我所提及的一切"他露出邪惡的笑容

我用力搖搖頭,阿克賽爾看起來不像是那種會將陌生的閨女遠離苦難的人,他在不久前跟我對話後給我的既定印象是這樣。但隨後我又想到,他一直待在我床邊...

他這段時間都在關心我何時清醒?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至少我不這麼認為,我將那些無聊的想法拋到一旁

"哦...好的我會試著去相信...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我說 "摁...我的東西在哪?"  我邊說邊環視房間

"喔對,你坐著就好,我拿給你" 他小跑步到角落的桌子,打開抽屜,拿出一個深咖啡色的皮繩包

我的袋子!

麥森遞給我隨身包包,我迅速確認裡面的東西有沒有遺失,錢包裡有身分證和護照,東西都還在 我自言自語。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大問題.......直到我拿出一張機票。我的笑容瞬間消失。

我的班機!

"麥森,現在幾點了?"我極希望自己還沒錯過航班

他看了看手錶 "晚上9:55"

我鬆了一口氣,還有六個小時可以趕上飛機起飛

"怎麼了嗎?"  麥森問

"我的車在哪?" 我喜出望外地問他,

他以怪異的眼神看著我,但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台金龜車? 在停車場"

"麥森,我必須要離開,你看到了,我得去其他地方。如果繼續待在這,我將錯過班機" 我誠實以告,起身轉向門口。

但麥森立刻擋住我的去路"抱歉,我不能放你走"他說

我試著穿過他,他卻不肯讓步。

我開始感到不耐煩

"你知道的" 我開口,試著在我繼續說話前先冷靜些"我很感謝你對我殷勤地照護,但這事非常緊急。如果我還在這跟你耗時間,就會錯過飛機。請幫我轉到阿克賽爾,我由衷地感謝他" 

他搖搖頭 "真的不行,抱歉泰莎" 

這可新奇了,他沒叫我甜心,或親愛的。這表示他是認真的?  "什麼?為什麼?" 我困惑地問他

"這是命令"..

命令?這男的到底是誰?大概是守衛或什麼的......誰下的指令?

"讓我回答你的問題,這是老闆的命令"

我的喃喃自語有這麼大聲嗎?

"是的,你有" 

我驚奇的看著他 "你是認真的?"  我問。過了幾秒,腦海閃過一個想法,我的臉停格在那

喔不,這不可能

他應該是皇室守衛,但他說了他不是守衛。難道是間諜? 不...抑或是...恐怖分子? 他看起來不像是那種激進份子 ...一個迫切需要贖金的綁匪? 我不這麼認為

不管他是誰,那位不肯放我走的老闆八成不是什麼好人

麥森注意到我的不安 "你還好嗎?" 他關心

我點點頭,其實思緒雜亂不已。我得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將我留在這 "你的老闆是誰?" 我好奇地問,渴切欲知誰是這綁架案的首腦,我是這麼認定的。希望麥森願意告訴我,通常幕後黑手的身分都不得而知,電影都這樣演。

"你記得稍早跟你說話的那人嗎?"

我望著他 "你是指阿克賽爾?"

他點頭微笑

"夠了,你在玩我嗎?" 我沉下臉。儘管嘴上不說,但我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他到底想對我怎樣,如你所見,我只是個貧窮可憐的女孩。綁架我絕對拿不到贖金。"

"怎樣,咬我啊" 他聳肩 "為何我們不互助一下? 如果你留下 ,才能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要是現在離開,彼此都不知道囉"

我怒視著他,他竟回我一個嘻笑。這下可真是惹惱我了,儘管如此,我還是佯裝正常。從小,我便被訓練為對任何事都不為所動,始終保持和顏悅色 "所以,現在是怎樣?"

"我誠懇地的建議你就乖乖待在著等阿克賽爾回來" 

"他在哪" 我皺眉

"正和一些交易商談合約"

交易商? 合約? 他是個商人? "容我提問"

"有話快說"

"你說他是你的老闆對吧? 他在經營什麼? 生意還是?"

"都有吧" 他停下,大概在盤算著該怎麼說 "有點像生意人"

"我不太能理解你想說什麼,他到底是誰?"

他傻笑了一下,隨即說出令我震驚不已的回答

"他是黑手黨老大"

 

 

 

 

 

 

 

 

 

創作者介紹

Western lovers' world

Lauren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